首页 > 重庆 > 案件 >

以案说法:强奸罪证据不足如何定罪?可定强制猥亵妇女



案例】李某和孙某因侵占单位财物被开除,他们怀疑是尹告密。第二天深夜,李某和孙某酒后来到尹女和吴女居住的女工宿舍,掀开尹女的被子,撕扯着她的睡衣。孙某把尹女压在床上,她的睡衣和胸罩被撕开,尹某躲在床角泪如泉涌,不停求饶。

见朋友受辱,吴女连忙出面劝阻,却被孙某打倒在地,并被扯开睡衣露出胸部。之后又被孙某飞起一脚把她踢倒在床头柜旁。在极度的恐惧中,她仍然不忘挺身挡住意欲侵害尹女的孙某,她顺手拿起放在床头柜上的水果刀,胡乱比画着阻止扑过来的孙某。这时,李某抄起一把重约一斤的铁锁向吴某身上砸来,慌乱中,吴某闭上眼举刀向李某刺去,正中李某左胸,致其失血性休克死亡(案例经过改编)。

本案是一起真实案件,为方便分析,笔者稍作改编,但没有改变案件的基本性质,以下分别分析李某、孙某、吴女的行为。

李某和孙某的行为定性

本案中,从客观上来看,李某与孙某基于报复,酒后进入女工宿舍,掀开尹女的被子,撕扯其睡衣和胸罩,并将其压在床上,其行为可以类型化为强奸行为,但从现场来看,孙某在将尹某压在床上时,自已并没有脱掉衣服,同时,孙某也否认其强奸行为,只想羞辱一下尹女,以对其告密行为实施报复。在现有证据下,证明孙某强奸证据不足,在证据和事实存疑的情况下,应按照“存疑时有利于嫌疑人”的原则,认定孙某的行为为强制猥亵、侮辱妇女行为。因此,孙某涉嫌强制猥亵、侮辱妇女罪,为实行犯,系主犯。

李某虽然没有对尹女直接实施猥亵、侮辱行为,但其对孙某的猥亵、侮辱起到心理上和物理上的帮助作用,因此,李某同样涉嫌强制猥亵、侮辱罪,为帮助犯。同时,李某用一斤重的铁锁砸向吴女的行为,致少可以定性为故意伤害行为。

《刑法》第二十五条【共同犯罪概念】共同犯罪是指二人以上共同故意犯罪。

第二十七条【从犯】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或者辅助作用的,是从犯。

综上,孙某与李某涉嫌强制猥亵、侮辱妇女罪,为共同犯罪,孙某为实行犯,系主犯;李某为帮助犯,系从犯。

评价吴女的行为

 

《刑法》第二十条【正当防卫】为了使国家、公共利益、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、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,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,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,属于正当防卫,不负刑事责任。

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,应当负刑事责任,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。

本案中,针对孙某的不法侵害,吴女至少可以对其实施一般正当防卫,甚至无过当防卫,因此,吴女的行为为正当防卫,是见义勇为的正义行为,正不得向不正低头,面临李某的伤害行为,吴女完全可以对其实施正当防卫,根据本案的具体情况,即使将李某刺死也在正当防卫限度之内,因此,吴女对于李某的死,不需要负刑事责任。

结语:本案中,孙某和李某涉嫌强制猥亵、侮辱妇女,为共同犯罪,李某为实行犯,系主犯,李某为帮助犯,系从犯。吴女的阻止孙某的行为为正当防卫,系见义勇为行为,同时刺死李某的行为系正当防卫,吴女不负刑事责任。


本问题和回答均来自本站网友,不代表本站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cq.hlvshi.com/case/173.html